辦公平臺   注:辦公平臺僅限于消費者協會系統內部使用。
登錄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消費者雜志  > 2007年  > 第09期  > 期待“陽光認證”
第09期
期待“陽光認證”
[字號:]
2007-12-17


  今年5月份,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市場監督司委托,由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協會起草的《醫藥代表行為準則》討論稿完成了。制定該《準則》的一個重要目的是將對醫藥代表執行認證制度。中國醫藥商業協會的相關負責人表示,一旦對醫藥代表實行統一認證,至少可以改變醫藥代表“誰都能做”的無序現狀,規范醫藥代表的行為。

  認證涉及的領域很多,如何認證、怎樣監管、誰來制裁是需要考慮的一系列問題。近些年來,認證中出現的假、亂、濫等現象,嚴重地挫傷了消費者的信心。醫藥問題可謂百姓心中的最痛,這一次的醫藥代表認證是否值得期待……

  花錢就能買認證

  2007年5月,北京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對43種廚房家具進行了質量抽查,發現甲醛釋放量不合格是廚房家具的主要問題。而一直以“甲醛終結者”的形象傲視于市場的“康潔”牌櫥柜也因為甲醛釋放量不合格被請上曝光臺。

  這樣的結果讓人有些哭笑不得。對室內環境質量的要求使得具有綠色環保認證的產品成為消費者的首選,可首選的依然有問題。難道環保認證是個擺設?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說,家裝市場上那些五花八門的認證就是一種擺設。

  僅就櫥柜而言,每到3~5月、8~10月的櫥柜銷售旺季,生產廠家就會收到大量傳真、電話邀你參加認證,有來自行業協會的,有材料委員會的,還有相關的研究機構,甚至還有媒體。至于認證的費用,少的幾百元,多的上萬元,有的還可以砍價。這些認證大多不需要任何檢測,只要交錢就能得到相應的證書:中國優秀綠色環保產品證書、綠色認證、優質環保產品證書、環保名牌推薦產品、質量合格供貨放心品牌、用戶滿意度推薦十大品牌、環保櫥柜,等等。這種情況在許多建材城里都存在,當然也絕不僅僅是櫥柜。

  中國環保標志產品認證委員會的專家告訴記者,除了“中國環境標志”(十環),其他都是不合法的,因為只有“十環”標志是中國環境標志產品認證委員會授予的,而中國環境標志產品認證委員會是經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認可的,代表國家對綠色產品進行權威認證,并授予產品環境標志的唯一機構。能夠獲得這一標志的產品除了本身產品質量性能達標以外,還要有更高的環保要求。比如櫥柜的“綠色十環認證”標準,不僅對櫥柜使用的木質板材、金屬、塑料、涂料、膠粘劑、天然石材、人造石材、陶瓷和玻璃提出了要求,還對生產過程中的廢物利用,以及包裝進行了規定。

  專家還解釋說,如果宣稱自己的產品是“綠色”,必須要有兩個條件:一是向社會公開頒布標準,而不能用國家強制性標準來衡量,因為達到國家強制性標準只能說明產品有資格進入市場,而不能證明產品就綠色環保。二是要說明其授予方式,比如企業合同委托方式,或是國家認監委批準的認證方式。因此,一些組織或機構沒有向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提出申請和批準認證資格,就擅自頒發證書的做法是違法的,它們的認證證書也是沒有實際意義的。

  騙人的也能獲認證

  從2006年下半年開始,上海寶龍制藥廠就發現自己的主打產品“復方酮康唑軟膏”在市場上存在大量假冒產品。經過調查,他們確定造假企業為南通申美精細化工品有限公司,于是向上海藥監局提出了取締該企業生產的申請。今年4月,上海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和南通藥監部門共同查獲了這起特大“復方酮康唑軟膏”造假案。

  執法人員發現,假冒的“復方酮康唑軟膏”在外包裝幾乎可以亂真,價格上也低出許多,質量則大打折扣。真藥中含有“酮康唑”和“丙酸氯倍他索”兩種成分,而假藥只含“酮康唑”一種成分,因為“丙酸氯倍他索”的市場價格很高,1公斤需要4萬元。假藥中雖然含有“酮康唑”,但其含量也只有50%。

  令藥監部門意想不到的是,這個造假的南通申美精細化工品有限公司并非一個作坊式的地下加工窩點,而是一家正規的化工企業,其廠房外觀、硬件都非常正規,造假已達規模化。就是這樣一個連一些執法人員也感嘆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現代化的造假手段的企業,不僅通過了ISO9001國際質量體系認證,還連續數年被某資信評估機構評為“AA”級信用企業。南通市藥監局的有關人士表示,南通申美精細化工品有限公司并不具備《藥品生產許可證》,但其生產的假冒藥品卻公然銷售到海外市場。就在被查獲前夕,該造假企業還剛剛接到一張500箱“復方酮康唑軟膏”的國際訂單,并計劃于4月上旬出貨。

  幾乎在上海寶龍制藥廠發現自己產品被假冒的同時,鞍山市臺安縣嘉禾農業科技開發公司的假“綠色”蔬菜問題也被揭露出來。

  鞍山市臺安縣嘉禾農業科技開發公司從2003年開始生產銷售“綠色蔬菜”,每天向沈陽市場供應40個品種共5~7噸的“綠色蔬菜”,是該市“綠色蔬菜”的最大供應商之一。但在該公司的生產基地里,每天發往沈陽的蔬菜卻只有2~3噸共10多個品種。原來,由于生產能力有限,該公司長年到外地批發市場上買進“普通菜”,然后一律打上“綠色食品”標志。而在遼寧省綠色食品網上,嘉禾公司的產品編號是屬于另外一家名叫沈陽市維康綠色食品有限公司的企業。原來,盡管嘉禾公司沒有經過國家認證,但它還是被允許使用維康公司的“綠色食品”標志和產品編號,這一“破例”行為是得到遼寧省綠色食品發展中心承認的,目的是為了鼓勵和扶持遼寧綠色食品企業的發展。

  這件事被曝光后,農業部中國綠色食品發展中心認定此事“嚴重損害了綠色食品事業的公信力和品牌整體形象,嚴重侵犯了廣大消費者的利益”。

  這種偷梁換柱的假認證實際上就是“倒賣”資格,即獲準使用“綠色食品”標志的廠家把使用權交給沒有獲得資格的廠家,從中獲利。只是“嘉禾”事件中還添加了更為惡劣的因素,即當地認證監督部門的“幫忙”。

  認證:還有多少“牙防組”

  今年4月,全國牙防組被撤銷了,但事情并沒有完結。人們在追問:像牙防組這樣的“怪胎”為什么能逃脫層層監管?那些在實施“權威認證”的諸多機構中是否也存在未被清理的“牙防組”?

  199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認證管理條例》的頒布標志著我國認證制度的建立。2003年1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認證認可條例》規定,設立認證機構須經國務院認證認可監督管理部門批準,并依法取得法人資格,方可從事批準范圍內的認證活動。顯然,沒有編制、沒有經費、沒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全國牙防組不屬于此范圍,但自1992年牙防組成立“口腔保健用品專家評審委員會”之后,便開始對口腔保健用品的“口腔健康促進功效”進行檢測和認證。十余年來,這個“不官不民”的組織先后為9種口腔保健用品做過“認證”,收取企業幾萬元至數百萬元不等的費用。如果不是北京律師李鋼和上海律師陳江的執著不懈,牙防組“一張桌子兩部電話忽悠13億人”的日子恐怕還要繼續。

  為什么這種狀態能持續十余年?

  衛生部的相關人員說,牙防組成立時,其業務主管部門是防疫司。上世紀90年代后期,防疫司被調整為法律監督司和疾病控制司,由于內部機構調整、人員變動,再加上牙防組又不是內設機構,衛生部對其運行的監管難免存在漏洞。

  在2001年8月國家認監委成立前,認證認可工作主要是由國務院各有關部門在各自職責范圍內自行推動,形式和做法不盡一致。認監委成立后,國務院制定并頒布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認證認可條例》,明確規定了國家實行統一的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制度。顯然,國家認監委負有強化監督和規范認證的職責。雖然認監委態度明確:“牙防組是違規認證”,但對于該負有怎樣的監管職責則是這樣表示的:“衛生部當初成立牙防組,出了問題,屬于內部事。這是‘關門打自己的孩子’,怎么打是人家的事。如果其中有貪污和違規也是監察部門的事。牙防組很特殊,我們不方便管。”

  《關于全國牙防組財務收支情況的審計報告》表明,牙防組和全國牙病防治基金會在財務上“水乳相融”,兩方人員交叉率高達50%以上,形成“認證的不收錢,收錢的不認證”的各自有利的局面。原本應獨立、公開的基金會賬戶成了牙防組可輕易借用的平臺。這兩個機構的違規行為何以能長期存在?

  民政部民間組織管理局基金會管理處的相關負責人坦言,由于人力和各方面的限制,對基金會的財務及公益活動狀況不能進行實時監督,只是事后審計和檢查。而且年度報告書中只有直接的收入和支出總數,不能清楚地反映基金會“錢從哪里來,錢到哪里去”的問題,這也給基金會留下了“打擦邊球”的空間。“存在漏洞”,“不方便管”,“難以實時監督”,這種種“困難”持續了十余年。就在這十余年間,牙防組頂著“國字號”頭銜,幾乎演變為“準政府”機構。

  這樣的“漏洞”是否只存在于一個衛生部?這樣的“不方便管”是否只存在于認監委?這樣的“難以實時監督”是否只存在于民政部門?這樣的“牙防組”是否只存在一個?

  不錯,規范是要逐步進行的,逐步規范是需要等待的,而等待有時是必須的。但僅就口腔用品而言,這種等待確實是讓人心焦的。據權威部門公布的數據,我國牙病和口腔病患者總數約為1.5億,每年各類牙病和口腔類疾病的病例均超過6000多萬。牙防組雖然沒了,由其認證的牙膏、口香糖等口腔用品廣告上的認證字樣消失了,但標有“中華××醫學會”、“××預防醫學會”、“××中醫藥協會”、“國際口腔××研究中心研制”等等認證標志的口腔用品仍然大量存在,這些認證、推薦是真是假?不久前,國家認監委向媒體通報:“中國質量體系認證中心”是未經國家認監委批準的非法認證機構,卻利用編造虛假機構名稱的手段,在社會上開展“中國樓梯扶手十大知名品牌”的評比活動。

  認證如何才能規范?中國消費者協會副秘書長董京生先生說,認證要規范,首先應確定合法的認證主體,應該對認證主體進行公示,讓消費者知道哪些組織具有合法的認證資格。其次,認證必須承擔責任。如果涉及到消費者的利益,應該采取有效的途徑向社會公示,樹立認證在消費者心中的公信力。這樣的認證才是百姓期待的“陽光認證”。

  談到醫藥代表的認證問題,董秘書長認為,對醫藥代表實行認證是否能改變“謝絕醫藥代表”的現狀是值得探討和研究的。對醫藥代表進行認證是否意味著給他們一個身份?這個認證是針對什么的?還是能夠保證他不賣假藥、不拿回扣?總之,認證必須防止泛泛認證,必須有實效,有實質內容。?

  (本刊記者 段梅紅)
我要評論
評論題目:
評論內容:
驗證碼
最新評論
在线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