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平臺   注:辦公平臺僅限于消費者協會系統內部使用。
登錄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消費者雜志  > 2007年  > 第10期  > 消費與生活之一:是誰偷走了我們的“隱私”
第10期
消費與生活之一:是誰偷走了我們的“隱私”
[字號:]
2008-01-03


  新買的房子剛拿到鑰匙就有人發短信推銷裝修項目,剛生了孩子就有人上門推銷嬰兒用品,保單尚未到期就有人提前半月撥打手機推銷車險……各種名目的商業推銷和宣傳,通過電話、手機短信、電子郵件、普通信件鋪天蓋地而來,而包括姓名、職業、電話、家庭住址、甚至銀行存款、投資狀況等在內的個人信息資料,竟在渾然不知中被公然暴露在別人面前,原本私密的個人信息幾乎變成了盡人皆知的“公開秘密”。

  愈演愈烈的信息泄露

  在某醫院工作的劉先生因為車險快到期了,僅一周內就接到不下5個推銷電話。劉先生為此困惑不已:“他們不僅了解我車險保單的情況,而且對我的移動電話及家庭住址也一清二楚。”劉先生原本寧靜的生活被打亂了。

  在接到幾次電話后,劉先生留了個心眼,記下了一家保險公司推銷人員的聯系方式,并稱等他考慮清楚后再給其答復。對方果然給劉先生留下了電話,稱自己是某保險公司負責電話營銷的工作人員。兩天后,有所準備的劉先生撥通了該營銷人員的電話,對方異常熱情地向劉先生介紹,目前,市場上的車險都不能低于7折,但如果通過電話等直銷模式投保車險的話,可享受更多的折扣。

  令劉先生感到意外的是,對方竟然能夠準確說出自己的車險保單號碼和保單到期的時間,就連劉先生購車時間、車型和購車地點都了如指掌。這讓劉先生嚇出一身冷汗:“這么隱私的資料,為何一個陌生人掌握得如此清楚?”

  劉先生在電話里不禁反問:“你怎么知道我這些信息的”“我們自然有渠道,我們也是幫你省錢。”“我的這些車險信息涉及個人隱私,你們亂打電話騷擾我是違法的,我可以通過法律途徑告你們。”“我們的途徑完全是合法的。”對方始終不肯告知劉先生“出賣”他車險信息的源頭。當劉先生準備多問幾句時,對方已經掛斷電話。

  其實,這種自稱是保險公司電話業務員的不在少數。雖然這些人在客觀上起到了提醒作用,但手機、辦公電話、家庭電話輪番被“轟炸”,只要不說“已經投保了”,電話就沒完沒了地打來。

  在北京城西某新盤買了一套房子的李女士,從交房那天起,她的手機就不斷接到裝修公司的電話。“聽說您有套新房,要裝修嗎?”一個月的時間,她就接到百余個類似電話,而且這些電話不分早晚隨時都打。而沒隔多久,裝修公司的電話漸漸少了,二手房中介又成了打電話的主流,紛紛來打聽她是否要賣房。“我壓根沒把手機號碼透露給他們,不知道是哪個渠道出了問題!”她邊說,邊當著記者的面掐掉了一個中介的電話。

  “我覺得,我的任何信息幾乎都有人知道,毫無隱私可言。”在北京一家網絡廣告公司工作的王小姐面對記者感慨道:“我前幾個月找工作,并沒有投過幾次簡歷,但有數不清的公司給我打電話。現在更夸張了,一些出租房屋的短信一個接著一個,還經常半夜三更發來。尤其不可思議的是,竟然還有人知道我租住的房子快到期了。”

  網上曾經流傳著一個明星大全一樣的通信名錄,一時惹惱了不少的明星,引來不少的爭論。據說還有人專門搜羅國家部委機關管事的人的姓名、職務、電話等等,做成名錄在網上叫賣,聽說需求者眾。至于五花八門的名人名車車主名錄、各行業老板名錄更是多得很。

  種種跡象表明,個人信息泄露的情況正愈演愈烈。到目前為止,雖然國務院有關部門啟動個人信息保護法立法程序已有兩年時間,無論立法的進程如何,一個沒有改變的事實是,個人信息越來越多地被別有用心地進行著商業操作。

  買賣信息非法獲利

  在北京的地鐵口、書報亭經常有公開售賣車主等白領人士的個人信息。包括姓名、手機號碼、車牌號、車型、家庭收入、家庭住址等,準確性極高。而這些信息中涉及的當事人對此毫不知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信息已經滿天飛了。

  “本站剛剛從證券公司內部獲取2007年最新65萬全國股民詳細資料(高度保密文件),數據庫為Excel格式,信息內容包括股民姓名、性別、地址、郵編、電話、手機等。此資料乃市場孤品,是難得的第一手資料。全國股民名單信息真實可信,是你最好的商務伙伴。歡迎訂購!單價3000元。”這是記者在一家網站上搜到的一條信息,通過與之聯系,對方表示若在深圳可以當面交易,其他城市可通過網上銀行賬號以匯款方式交易,免費快遞。

  在這個網站首頁的醒目位置,還刊登有建設銀行北京分行、工商銀行北京分行、民生銀行北京分行金卡名單的銷售價格,全國車主名錄、行業老板手機號碼、中國老板手機號碼地區版、上海樓盤業主名單、上海高爾夫會員名單也都應有盡有、明碼標價,兜售個人信息儼然已經成了一門紅火生意。據了解,在許多行業里,都有一些專門吃“信息飯”的“生意人”,他們所掌握的“客戶資料”都是要付費的。這種“黑色”交易,讓個人信息泄露有了強大的助推力。

  以購房為例,業主的資料,基本是從物業公司那里拿來的,也有的是從售樓部買的。一般賣2~10元,絕大多數在5元以下。如果購買整個樓盤的業主聯系方式,費用約為4000~5000元。另外,少數家裝公司還會向出賣業主資料的人承諾,若得到業主裝修合同,將按一定比例從工程造價中給后者“返點”。“當然,購買了整個樓盤業主資料的裝修公司還有可能轉賣一部分資料給另外一家公司,從中再賺一次。這就是導致一個業主的資料被多家裝修公司獲得的另一原因。”

  “信息共享”促成“透明人”

  你的姓名、手機號、工作單位、收入水平和身份證號碼;你剛出生孩子的性別和出生時間;你房子的戶型、面積和朝向;你的購車時間、車型甚至發動機號和底盤號……你不認識他們,他們卻對你了如指掌。

  不少接受采訪的消費者問,為何常有銀行向我推銷信用卡,從對方的口氣,明顯知道我的消費能力、收入狀況,但我與這家銀行素無業務往來,他們又是如何獲知我的這些信息的?

  一個做汽車安全膜生意的朋友告訴記者,從汽車4S店、修理廠、車管所這些與汽車相關的商家或者管理部門拿到一些有拓展業務價值的車主的詳細信息,包括電話、住址、車牌、車型、車況甚至車子的顏色、發動機號,并不是一件難事。

  一個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在商場、餐廳消費,或者說在某一家俱樂部、某一個商家辦了會員卡,都會留下一些個人信息,現在,商家建立自己的客戶資料庫的意識也都在加強,因此都盡量讓客戶留下更多的有用信息。有心的商家只要與這些地點達成合作,就會信息共享,共拓商機。

  一家裝潢公司的老總如此總結,做生意就是做人脈,商場競爭日趨激烈,誰掌握了更多的客戶信息,就掌握了更多的商機。他舉例,以前他會派業務員裝成買房者守候在樓盤銷售處,一旦發現有購房者簽訂合同時就在一旁偷偷記下購房者的聯系方式,而后與購房者聯系介紹自己的裝修公司。“房產市場景氣的時候,簡直就是信息爭奪戰,好幾個裝修公司的人爭搶一個客戶的資料。”后來,他試著向一些樓盤的銷售處購買購房者的信息,“生意大家做,互惠互利,售樓處是肯的。”所以也不奇怪,為何剛買了一套房子,裝修公司頻頻上門,連房子的結構、購價都了如指掌了。

  “我是做美容院的,在我們這里辦理美容卡的客戶,我們知道聯系方式,也從客戶的辦卡金額判斷得出她的消費能力。假如我有一個朋友是開健身房的,我正好可以用我的這些資料和他換,彼此拓展業務。”一個美容院的主管告訴記者:“只要你在一家企業登記了你的信息,可能你的信息就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迅速傳遞至更多的商業領域。”

  當然,一個在商界工作過的人,身上總是帶有很多他人的信息,甚至是一個信息庫,比如在保險業里,客戶資料隨著推銷員流動是一件很常見的事。到了另一家公司往往會帶走他掌握的客戶或者目標客戶的個人信息。因此,當你成為了某家保險公司的客戶后,有更多保險公司向你推銷產品也就不足為奇了。

  消費者本身保護個人信息的意識不強,甚至處于不設防狀態,法律對商家使用個人信息也沒有作出很明確的制約,于是,類似汽車行業、銀行的信用卡推銷人員為了業績往往會發動身邊的關系搜索他們的目標人群信息,無疑,從商場、俱樂部的朋友處弄到客戶資料是一個很好的捷徑。

  如此,即便我們在刷信用卡時將身邊每一個人都視作可能的嫌疑人,而戒備森嚴;即便,我們在商家填寫資料時,以小人之心度之,慎之又慎,我們個人信息的泄漏也是防不勝防的。

  信息泄露犯罪頻發

  北京剛畢業的黃小姐收到恐嚇電子郵件,里面還附有個人資料,發件人聲稱她若不按要求支付給對方××元面值的QQ卡,對方就會利用各種方式散發有損她名聲的謠言。

  在黃小姐收到的郵件的主題中,發件人已將黃小姐的真實姓名、所在學校全部羅列,且各項資料均準確無誤。這名發件人稱,他已掌握了黃小姐的各種人際關系網,若黃小姐不按照他的要求支付QQ卡,他將通過各種方式向相關人員或部門造謠中傷。隨后,黃小姐立即向警方報警。抓獲犯罪嫌疑人后,警方獲知,犯罪嫌疑人是通過黃小姐曾上學的學校內部買到包括黃小姐在內的所有學生的資料。好在黃小姐的損失最終在警方的介入下被制止。如果像北京的馮女士那樣就倒大霉了。

  北京的馮女士就曾因為接到了自稱“北京市財政局金融處”的電話,通知她不久前買的別克車可以被退還購置稅款1.1萬元,最終被騙45萬元。北京警方后來調查發現,馮女士這樣的短信詐騙案受害者絕大多數是剛剛購買了房子或私家車,他們因為對方準確說出了自己的姓名、電話、車型、住址等詳細私人信息,才相信了對方所稱的身份。而這些信息大多就是房產中介或汽車4S店的員工泄露的,導致詐騙團伙能輕易鎖定侵害目標。

  近年來,全國各地的新聞媒體不時報道有車輛被他人非法套牌使用,車主蒙冤受罰的事件,在部分非法使用套牌車個案中,套牌車的車型、車身顏色、車牌、行駛證,連發動機號、車架號竟然與真牌車的一樣。究竟誰有那么大能耐,能得到這么準確的車輛資料?資料又是如何泄漏的呢?人們議論紛紛,許多人猜測是從車管部門泄漏的。2006年11月,中央電視臺及深圳電視臺曝光“深圳市車管所出賣車主資料給套牌車制造分子”的新聞恰好印證了這一說法。

  浙江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前不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5.3%的消費者表示擔心自己的個人信息遭到泄露,其中有26.0%的消費者明確表示曾有過電話號碼等信息被泄露的經歷。對因個人信息泄露而遭受電話騷擾,大部分消費者只能表示憤怒或無奈,很難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同樣,調查顯示,當經營者要求消費者填寫詳細個人資料時,有近7成多的消費者會配合經營者的要求,如實填寫個人的有關信息。

  信息保護亟待雙管齊下

  在信息社會,個人信息的搜集都因為商業化的操作被一再助長。個人的信息不僅在網絡世界里,在現實社會里同樣成了待價而沽的商品。但問題是,絕大多數的個人信息被公開或者被買賣都是在信息所有者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生的。

  據不完全統計,世界上制定了個人信息保護法律的國家或地區已經超過50個。而我國通過立法盡快建立個人信息保護制度已是刻不容緩。

  我國目前對個人信息保護存在法律空白,2005年5月,國務院有關部門啟動個人信息保護法立法程序。在這份專家建議稿中,個人的手機號碼、家庭住址、醫藥檔案、職業情況等任何可以確立特定個人的信息都列入法律保護的范圍,如果侵害他人信息可能會承擔行政責任、民事責任或是刑事責任。

  然而,單純依靠法律就想讓個人信息“高枕無憂”顯然不太現實。北京恒石律師事務所段朋律師認為,由于獲知某人的個人信息渠道很多,一旦因個人信息泄露發生侵權事件,有關部門很難認定侵權主體。如果不能舉證是哪個環節泄露了用戶的個人信息,就意味著從法律上無法追究侵權者的責任。段朋建議,在提供自己個人信息時必須謹慎,確有需要時最好約定保密責任,規定對方在什么范圍和什么情況下才能使用自己的個人信息,如果泄露,應當承擔違約責任。一旦消費者能證明對方未采取適當保護措施或故意出售這些信息,給當事人的精神和物質造成損害的,可通過法律途徑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從保護途徑上來說,有三種方式可以解決個人信息泄漏的問題:第一,通過民事方式,尋求保護和賠償,還可到法院打官司;第二,通過行政方式,政府建立一個專門的保護機構,由這個機構來執行此項法律,對泄露個人信息者進行行政制裁;第三,通過刑事方式,對違反《個人信息保護法》又觸犯刑律的,追究相應的刑事責任。?

  (本刊記者 張震)
我要評論
評論題目:
評論內容:
驗證碼
最新評論
在线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