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平臺   注:辦公平臺僅限于消費者協會系統內部使用。
登錄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消費者雜志  > 2010年  > 第06期  > 以舊換舊奔馳4S店大賺昧心錢
第06期
以舊換舊奔馳4S店大賺昧心錢
[字號:]
2010-07-05 中國消費者雜志

   本刊記者   茹敬涵

   換舊座椅

  奔馳車主楊建國花58萬元修理費竟修出一輛舊奔馳,保險理賠單中確定更換的零部件數量與4S店實際更換數量相差36項。楊先生在1個多月的時間里,14次撥打奔馳中國的投訴電話,至今沒得到滿意的答復。

  2008年,楊建國花200多萬元購買奔馳S500轎車一輛。2009年6月,他點燃打火機時,不慎燒損了車輛部分內飾,隨后送奔馳天竺之星4S店維修。

  取車時,楊先生發覺座椅有“咔咔”響聲,當時并沒有在意。但在車輛使用過程中,又發現導航儀上的玻璃罩有疑似火烤的痕跡。他向奔馳天竺之星提出質疑,工作人員沒做任何解釋,直接為楊先生更換了新的玻璃罩。

  兩個月后,楊先生又發現新換的座椅竟然出現掉色現象,掉色處皮質顏色、紋路都和其他部位不同。楊先生十分不滿:“我懷疑4S店給我換的是舊座椅,卻按新座椅價格收費。”

  楊先生又一次找到奔馳天竺之星,服務人員承認更換舊座椅的事實,承諾新座椅到貨后會連同左側門里板內飾一起更換。

  然而,隨著楊先生對維修問題質疑越來越多,奔馳天竺之星工作人員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雖然不否認座椅是舊的,卻辯解出庫單開出的是新座椅,而且車輛已經使用兩個月,座椅出現問題的原因無法確定。

  2010年4月7日,保險公司趙經理及奔馳天竺之星的工作人員,就車輛保險問題進行了現場查驗,并出示了理賠定損單。這份理賠單上顯示更換的零部件數量竟與4S店估價單上實際更換的數量竟相差36項!

  楊先生向4008181188熱線投訴奔馳中國,希望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楊先生氣憤地說:“本以為奔馳公司有嚴格的管理制度,有先進的信息跟蹤系統,只要當著客戶的面把配件的信息展示出來,我們之間誤會就化解了。真沒想到他們是這樣的態度,太令人失望了!”

  5月11日,奔馳德國技術總監查看了楊先生的車輛,確定該車座椅皮面為假冒產品。但作為奔馳總部代表,他表示不會為楊先生提供任何維修服務,理由是天竺之星為奔馳授權單位,具備法人資格,應承擔第一賠償責任。

  目前,楊先生還在就更換新車配件問題與奔馳天竺之星交涉。楊先生表示,希望奔馳中國對待消費者能以誠信為本,不能采取一推了之的不負責任態度。

  就這一問題,記者多次致電奔馳中國,但直到截稿前,奔馳中國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換舊輪轂

  北京消費者劉揚購買了一輛進口奔馳車,發現輪轂上的漆多達3層,因此質疑輪轂以舊翻新,狀告銷售商欺詐,要求雙倍賠償。但奔馳方面稱,輪轂上三層漆屬于正常,分文不賠。

  2009年12月,劉揚花37萬余元在北京波士通達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購買原裝進口C200型奔馳轎車一輛。2010年1月中旬,該車輪轂位置不慎剮蹭,劉揚發現右前輪和左后輪輪轂上的漆竟多達3層。

  劉揚向奧迪4S店相關技術人員咨詢,答復是“輪轂出現多層漆,緣于以舊翻新”。

  原裝進口奔馳怎么會是翻新輪轂?劉揚十分氣憤:“輪轂翻新,其他部位是不是也存在翻新的可能?開著這樣的車,我的生命安全每時每刻都在受到威脅!”

  1月23日,劉揚找到北京波士通達4S店趙玉江經理處理此事。經過細致檢查,4S店技術人員未否認輪轂翻新的可能性,同意更換新輪轂。劉揚因擔心車輛其他部件也存在問題,要求換車,遭到拒絕。

  5月12日上午9時,北京市朝陽雙橋法庭開庭審理此案。法庭上,劉揚的辯護律師呂振乾稱,奔馳中國以次充好,存在欺詐行為,要求對方退車并進行雙倍賠償。奔馳方則認為,輪轂上的三層漆是碰撞造成的。

  這樣的解釋似乎讓人無法接受,難道三層漆是撞出來的?呂律師稱:“撞擊是過程,翻新是結果。如果輪轂不是因為碰撞而暴露出內部的涂層,我們怎么會知道里邊有三層漆?難道要消費者買了新車先刮開查看?”

  隨后,奔馳方又辯稱“多噴幾層是為了質量更好”。

  現場鑒定時,法官用手輕輕一摸便出現輪轂漆皮脫落的現象。法官就此問題提出質疑,奔馳方卻狡辯說:“我沒有看到漆皮脫落。”

  在簡單明了的事實面前,奔馳中國卻一再抵賴,并要求消費者提供技術鑒定。而據呂律師介紹,目前我國關于輪轂根本沒有專門的檢測部門,國家最高法院的鑒定名錄中也沒有這樣的鑒定機構。

  “奔馳中國是在有意刁難消費者。”呂律師說,“這就像是判斷一個人是男是女,需要鑒定嗎?”

  我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中明確指出,根據日常生活經驗能夠得出的結論,當事人可以免除舉證責任。

 

在线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