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平臺   注:辦公平臺僅限于消費者協會系統內部使用。
登錄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消費者雜志  > 2010年  > 第03期  > 小丁當 天堂里等真相
第03期
小丁當 天堂里等真相
[字號:]
2010-05-05

   

本刊記者   吳   潔

  2010年的北京冬天,格外寒冷。肆虐的寒風中,丁當爸,一個年近40歲的男人,為了自己不幸夭折的女兒小丁當,為了尋求一個真相,一次次地奔走在相關職能部門之間、媒體之間,一次次去揭開那片永遠難于愈合的傷疤。這一切,源于他5歲半的女兒,他的心頭肉小丁當,因為壁爐倒塌,慘死在自己家里,慘死在父母、弟弟眼前。然而,女兒的意外夭折,僅僅是拉開家庭悲劇的序幕。

  2010年2月5日,奔波了近9個月的丁當爸終于得到了一個可以接受的說法。在北京市昌平區政法委的主持下,李威代表納帕溪谷開發商翰宏基業公司向小丁當家屬正式道歉,向小丁當一家支付賠償款、精神撫慰金以及別墅回購款總計1100萬元。除別墅回購款,小丁當一家把全部賠償款都捐獻出來成立了一個慈善基金會,用于兒童權益保護。

  2010年2月10日,小丁當得以下葬。

  小丁當,天堂里冷嗎?

  坐在記者面前,丁當爸一次次摘下眼鏡,因為即使笑著,也會有淚水涌出。

  提到小丁當,無盡的愛和痛就交相映現在這個男人臉上。

  2009年的5月17日,陽光明媚。小丁當和弟弟在北京昌平納帕溪谷小區家里的庭院吃過早飯,追逐著跑進客廳,拎著自己喜歡的粉色小包,坐在客廳地毯上玩玩具。

  夫婦倆在開放廚房里準備中飯,不時地看看在距離三四米遠的起居室里玩得開心的小姐弟。

  突然,毫無征兆的、倚墻而立的大理石壁爐轟然坍塌,小丁當沒吭一聲,就被沉重的大理石板無情地砸倒在地。夫婦倆沖上來的時候,小丁當已經休克,4歲的弟弟嚇得說不出話來。

  急救車向中日友好醫院急馳。小丁當七竅流血,任憑爸爸媽媽怎樣呼喚,始終沒有意識。直到醫院緊急心肺復蘇,每一次按壓,都有鮮血從口腔里涌出。醫生宣布了殘酷的事實,小丁當死于“顱腦外傷”。愛美愛笑愛干凈的小丁當,走了。

  一個好心的醫生送來了毯子,蓋住了小丁當弱小的身體,蓋住了小丁當靜止的童年,也收起了一個美好家庭曾經的幸福生活。

  2003年11月,小丁當降生了。她是家里第一個孩子,是個小公主。

  自從2005年搬進納帕溪谷,小丁當就把歡笑一串串地灑進院子的池塘、樹林、長廊里。她喜歡帶上自己家做的花卷,讓鴨子、小魚嘗嘗美味;她喜歡花園里色彩繽紛的小花;喜歡播種、澆水、施肥,一點點看植物長大;喜歡拿著笤帚,到處找吃掉金魚的黑貓……

  “那么愛笑,到今天看著她的照片,還能聽到像鈴一樣的笑聲。她走了,等不到她一直期盼上學的那一天。”

  媽媽一遍遍懺悔:媽媽多么愚蠢,只知道讓你過馬路小心看左看右,坐車系緊安全帶,騎車戴頭盔、護膝,卻從來沒有想到過家里那膠水粘的壁爐,竟是奪命的殺手!

  小丁當的生命,在2009年5月17日這一天戛然而止。

  父母的心痛,正如毛大慶在博客里寫的:“孩子不是死在繁忙的馬路上,不是死在險惡的崇山峻嶺之間,也不是死在饑荒和戰爭當中,卻是死在溫暖的沙發邊,父母的眼前……”

  承擔責任很難嗎?

  2010年1月27日,丁當爸向記者講述了情況。

  “事發后的前3個月里,物業公司僅是送了封慰問信和果籃。向開發商發律師函,對方表示‘那就走法律程序吧’。這期間,開發商沒說過一聲對不起,全然不提責任,我只得求助媒體。”

  2009年8月18日,媒體報道了此事。次日,納帕溪谷開發商北京翰宏基業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威通過新浪網發表了致“小丁當”意外身故的公開道歉信,稱對發生的壁爐意外倒塌事件承擔全部責任。

  李威對外表示,公司從未回避責任,3個月來他一直給對方發短信勸慰,隨時愿意與孩子家人面談。

  丁當爸告訴記者:“作為受害人,我們是通過媒體才知道開發商道歉了。這道歉是給媒體的,不是給我們的。前幾個月,物業公司拒絕提供李威的手機號。李威說3個月來一直給我發短信,能不能請他把發給我的短信公布一下?或者把移動公司的清單曬給大家?”

  2009年8月26日,李威發出第二封道歉信,再次表示愿意隨時承擔全部責任。

  2009年9月1日,李威發出第三封道歉信,稱將共同申請政府主管部門和權威機構,對事故現場進行權威鑒定;積極配合處理相關責任人。同時愿以現市價回購別墅,并支付200萬元作為精神撫慰。

  對此,丁當爸頗為憤慨:“ 9月1日公開的道歉信,8月31日才讓我們看到,要求第二天中午前答復,根本就是最后通牒!他們想用200萬私了,對于我們要求公開設計、施工、監理、驗收的真相卻置若罔聞;對我們要求的將事件通報全體業主,徹查小區壁爐安全問題也沒有回復。我要求查清事故原因,給女兒一個說法。”

   誰來承擔責任?

  2004年6月,小丁當一家購得納帕溪谷一棟房屋,2005年11月入住。至事發,沒有對房間和內飾進行過任何改動。

  出事當晚,丁當爸呆坐在家里,發現壁爐重達100多公斤的大理石構件,完全靠膠水粘在石膏板上,與墻體之間沒有任何加固件。他感到這個“殺人壁爐”背后,一定存在違規安裝和施工的情況。

  據開發商提供的《小戶型石材壁爐套施工合同》,納帕溪谷小區的建設單位是北京翰宏基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總包方為居其美業公司,施工單位為新京藝術雕塑廠。

  壁爐套施工方曲陽縣新京藝術雕塑廠負責人在最初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壁爐套上的大理石之間是用大理石膠粘貼的,壁爐套與石膏板之間是用玻璃膠沿邊填空粘合。大理石壁爐套很沉,按常識用膠粘不住,但總包方要求這樣安裝。

  原建設部2001年11月1日發布的國家標準《建筑裝飾裝修工程質量驗收規范》規定:飾面板安裝工程的預埋件(或后置埋件)、連接件的數量、規格、位置、連接方法和防腐處理必須符合設計要求。后置埋件的現場拉拔強度必須符合設計要求。飾面板安裝必須牢固。《關于花崗巖、大理石、預制水磨石內墻飾面構造表》中明確規定,厚不超過2厘米的飾面石板用大力膠粘貼,厚2厘米以上的石板材、石材線腳等裝飾石材用不銹鋼錨固件固定石材。

  這套精裝修的房子,是按照毛坯房在北京市建委獲得驗收的。精裝修部分,包括大理石壁爐,是建設單位北京翰宏基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總包方居其美業、施工單位新京藝術雕塑廠共同組織驗收的,至于依據何種標準驗收、是否監理,我們不得而知。

  丁當爸告訴記者:“北京翰宏基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是裝修總包方居其美業的大股東,這意味著自己建設施工自己驗收,如果企業為了賺錢降低標準,誰來監管,誰來保證消費者安全?”

  對于記者的采訪要求,北京翰宏基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至今沒有回應。

  北京市昌平區建委副主任蘇先生表示,此案已移至昌平區政法委,不方便做任何表態。

  丁當爸的律師李方平告訴記者:“國家從節能減排、節約的角度鼓勵精裝修房建設,避免個人裝修過程中造成浪費,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現在監管體系不作為現象明顯,建委只負責建筑主體驗收,不負責內部裝修驗收的規定,使得一些房地產開發商為了降低成本,在精裝修階段做手腳。這樣,最終受害的還是消費者。”

  從上世紀90年代起,原建設部就積極倡導精裝修房。但是,至今沒有相關精裝修房施工、驗收的國家標準。原建設部2002年3月5日發布的《住宅室內裝飾裝修管理辦法》和2002年7月8日頒布的《商品住宅裝修一次到位實施細則》中,沒有涉及工程細部的技術規范,也沒有詳細的驗收標準和懲處規定。

  標準是承擔責任的唯一依據嗎?

  丁當爸說:“出事次日,我們就報了案,可是一直沒有立案。警方解釋,能否刑事立案,關鍵要看壁爐在安裝過程中相關責任人是否違反了國家有關法律規定,這要由當地建設部門出具結論認定。昌平建委負責人則答復:他們對商品房質量的監管只負責到房屋質量驗收階段,壁爐是在驗收之后開發商另行安裝的,已經超出了監管范圍。此事,還是應當由公安機關委托相關司法鑒定機構調查為好。”

  小丁當屬于非正常死亡,必須要公安部門出具火化證明才能火化。但是,接案派出所卻拒絕了丁當爸開“火化證明”的要求。沒有火化證明,小丁當只能躺在醫院冰冷的太平間里,父母情何以堪?

  2009年9月1日,丁當爸向北京市昌平區公安分局和建委分別提交了“刑事控告書”,要求對開發商等相關責任人觸犯“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刑事立案,并對納帕溪谷的房屋質量進行徹查。

  2009年9月2日,昌平區公安分局、昌平建委、昌平安監局三家單位組成了聯合調查組,到事故現場勘驗。

  丁當爸告訴記者:“我們要求了解事故真相,明確應該由誰來承擔責任,對犯罪者繩之以法,而不是僅僅通過賠償私了。錢不能解決問題,即使賠償了,我們也會把錢全部捐出來。”

  接下來,又是幾個月的等待,事故檢測報告書遲遲難產。

  對此問題,中國消費者協會副會長、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說,根據我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七條規定:“建設單位、設計單位、施工單位、工程監理單位違反國家規定,降低工程質量標準,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對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后果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針對“沒有壁爐安裝標準,所以也涉及不到降低工程質量標準的問題”這個說法,劉俊海說,《刑法》實行罪行法定,不能類推,只有刑法規定的行為才能追究刑事責任。這里就涉及到對“降低工程質量標準”的理解。我個人認為,不管有沒有標準,開發商、建筑施工方,都要從確保人身安全的最基本要求出發,降低標準導致重大安全事故案件適用本法沒有問題;沒有具體施工標準,應從行業慣例出發,從保護業主最基本的人身安全的要求出發,壁爐沒有采取膨脹螺絲或者其他安全固定方式,應當視為造成他人人身安全嚴重受損害的不法行為。從行為本身來說,不能說不管國家怎么規定,想怎么施工就怎么施工,造成重大損害也不用承擔刑事責任。一定要正確理解國家標準的適用。在有關部門還沒有來得及制定詳細標準體系前,應該依據一個合理的標準來判斷生產者應否承擔產品的侵權責任,應否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沒有國家標準不能成為剝奪消費者要求民事損害賠償權利的借口。

我要評論
評論題目:
評論內容:
驗證碼
最新評論
在线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