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平臺   注:辦公平臺僅限于消費者協會系統內部使用。
登錄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消費者雜志  > 2010年  > 第04期  > 聞煙危害無警示  女教師叫板煙企
第04期
聞煙危害無警示  女教師叫板煙企
[字號:]
2010-05-06

前言:

  “煙草企業只警示‘吸煙有害健康’,不警示‘聞煙有害健康’,是一個極大的錯誤,在民法上叫過錯。”河南許昌廣播電視大學教師王英因深受“二手煙”侵害憤而指出香煙企業的弊病,同時將吸煙同事及煙草公司告上法院。她認為,煙草企業作為企業公民,不能只知道賺錢,還應承擔更多社會責任;僅被動地在煙盒上標注“吸煙有害健康”遠遠不夠。她要求煙企還要在煙盒上注明“聞煙有害健康”、“吸煙和聞煙使人成癮”、“不得在他人周圍吸煙”、“不得在工作、公共、家庭等場合吸煙”等警示語。

文/圖   本刊記者   馬亞平

  “中國斗酒第一人”—— 曾經與白酒企業打了8年官司且一直堅持至今的河南許昌廣播電視大學教師王英,在斗酒的同時又將矛頭指向了煙草行業。

  2009年12月3日,王英用特快專遞將一份起訴書寄給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張立勇,以受二手煙危害為由,將同事陳躍峰、許昌廣播電視大學、河南中煙工業公司起訴至法院,要求立案。遺憾的是,至今沒得到任何回復。

  早在2008年2月,王英以相同案由狀告同事在辦公室抽煙,法院作出不予立案的決定。

  王英首次闖進公眾視野是在12年前。因丈夫過量飲酒死亡,王英將當地的一家酒廠告上法庭。8年“抗戰”才爭取到國家標準要求酒廠“推薦性”地寫上“過度喝酒有害健康”等警示語。她認為這還遠遠沒有達到她的要求(她至今在法院還是敗訴),她也因此被稱為“中國斗酒第一人”。

  這次,王英在告同事的同時,也將法律之劍指向了香煙企業。

  “狀告同事與單位只是一個由頭,根本目的是希望煙企能在煙盒上標注‘聞煙有害健康’、‘聞煙使人成癮’、‘不得在他人周圍和工作、公共、家庭場合吸煙’等警示語。”2月25日,王英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時表示。

  對此次上書河南省高院,王英表示,如河南省高院不受理,她將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訴。

  “法院不立案,你還有信心訴下去嗎?”記者表示擔憂。

  “我有信心打到底,肯定不會退縮,因為這不是一個人的事,關系到大多數人的利益。希望得到各界支持。”瘦弱的王英,口氣卻格外堅定。

  王英指出,煙草企業2009年在煙盒上加了一句 “盡早戒煙有益健康。”她認為這是混淆視聽,應該刪除。

  “盡早戒煙怎么就會‘有益健康’呢?戒煙只是‘從此不再吸入新的有害物’不再增加對健康的危害,而原來已經吸入的有害物會一直危害你。”王英認為這是煙草企業重金聘請“高參”策劃出來的戲弄消費者的語言。

   狀告煙癮同事

  “煙是合法產品,吸煙也不違法,但吸煙者吸煙的權利影響到他人,侵犯了他人的權利,違反了民法,那就要告他。”

  王英的“第一被告”——許昌電大教師陳躍峰,與王英共事9年。除了煙癮重,陳躍峰在王英眼里是一位很好的同志。

  談起狀告同事的原因,王英介紹,自己一直反對有人在辦公室吸煙。最初,陳躍峰老師不怎么在辦公室吸煙,自從有了煙癮后,在辦公室吸煙的次數逐漸增多。王英多次抗議,甚至在辦公室門上貼上“吸煙莫進門”、“無煙辦公室,請您自覺”的提醒語,都無濟于事。

  “我不得不常在煙霧中工作,引起過敏、咳嗽、胸悶,痛苦萬分,工作效率也大打折扣。”王英說,“有時實在受不了了,就躲到室外透透氣。”

  王英憂慮地表示,煙草煙霧對人的危害是一種溫水煮青蛙式的危害,國人特有的“溫情”就是一種催化劑。

  至于告學校的原因,王英認為,受到“被動聞煙侵害”,學校逃脫不掉干系,客觀上,學校沒有提供一個好的無煙工作環境。

  兩個被告,她各索賠100元。“錢不多,象征性地賠償,只是希望引起同事和單位的重視。”王英說。

  起初,陳躍峰老師聽到因吸煙被告到法院,很是震驚和不解。后來,他覺悟到自己是在為公益事件盡一份力,加之對聞煙者的痛苦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后,也表示理解。

  陳躍峰老師告訴本刊記者,王英將他和學校作為被告,屬于“隔山打牛”,他很愿意幫助王英來完成她訴訟的最終目的——糾正煙企的違法行為。

   煙企存在重大“警示缺陷”

  此次訴狀中,王英將矛頭指向河南中煙工業公司,索賠9800元。

  “一些人公然在公共場所抽煙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煙企沒履行應履行的社會責任。”

  王英認為,作為一個企業,不僅要賺錢,還應履行很多的社會責任。對煙草這樣一個和人們健康關系密切的企業來說,僅僅在煙盒上標注“吸煙有害健康”是遠遠不夠的。

  王英告訴記者,《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十八條規定:“對可能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商品和服務,應當向消費者作出真實的說明和明確的警示,并說明和標明正確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發生的方法。”這說明,不僅對直接消費者,而且對間接消費者,尤其是對被迫間接消費者,經營者都應該盡到自己應盡的警示說明義務。

  “煙草的主動吸和被動聞根本不同,只警示‘吸煙有害健康’,不警示‘聞煙有害健康’,是一個極大的錯誤。”王英說,“吸煙的少數消費者都得到了警示,聞煙的多數消費者卻為何沒得到只言片語?這很不公正,是對聞煙消費者的一種歧視,是嚴重的 ‘警示缺陷’和侵權!”

  “雖然聞煙消費者是無償消費者、被迫消費者,但并不能因此而減免煙企廠家的各種義務,當然也包括警示義務。” 王英說,“為什么煙企敢于無視聞煙消費者?就是因為吸煙消費者在半個多世紀前已經抗爭了,而聞煙消費者還從來沒有抗爭過。”

  王英表示:“訴訟不是作秀,我的理想是去掉酒煙對人們行為和思想的奴役,把人們從酒煙的魔爪控制下解放出來。”

   法院不予立案

  王英2008年2月27日曾到許昌市魏都區人民法院要求立案,而法院稱:吸煙是道德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不屬于受理范圍。

  當天上午,王英考慮到許昌帝豪煙廠已經劃歸河南中煙集團,而中煙集團駐地在鄭州,又趕到鄭州市金水區法院,等來的答復是:被告在許昌,他們立不了案。

  學過法律的王英不能理解:“煙草是道德問題還要《煙草專賣法》干啥?煙草業可以用法律看守它的利益,聞煙受害者為什么就不能運用法律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

  她告訴記者,《民法通則》第九十八條規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權。”;第一百零六條規定:“公民、法人不履行義務、因過錯侵害他人財產、人身的,應承擔民事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權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第八條:“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人民法院可以判令侵權人停止侵害。”第九條:“精神損害撫慰金,包括‘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撫慰金’”等等這些條款,足能證明法院應該受理。這些是她的法律依據。

  近兩年過去了,王英沒有放棄。最后,她想到了省高院。

  “作為侵權行為地、產品制造銷售地的許昌和鄭州兩地都有立案的權力,如果兩地基層法院不受理此案,就該向兩地法院的共同上級法院起訴,而河南省高院就是兩地法院的共同上級法院。”王英決定將此案起訴至河南省高級法院。

  2月27日,王英告訴本刊記者,她已在中國郵政速遞公司查到河南省高院于2009年12月7日收到了她的煙草訴狀快件。

   “聞煙”受傷應列入工傷

  在起訴的同時,王英將“聞煙”帶來的危害進行了開創性的剖析。她建議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等部委,將煙草所致疾病列入職業病譜。

  “目前,我國所有工作場所,幾乎都有煙草的危害。‘聞煙’引起的多種疾病,應列入我國職業病疾病譜。”

  在王英看來,“聞煙”受傷應列入工傷。

  “目前,我國還不能在法律層面和現實層面實現工作場所全面禁煙,真正做到這一點,估計還有一段路要走。”王英說,“要么在工作和公共場所嚴格禁煙;要么把在工作場所因聞煙所得疾病列入職業病疾病譜。”

  為得到國家有關部門重視,王英已將“吸煙所致疾病列入職業病譜建議”以特快專遞的方式,寄往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

  與此同時,由王英締造的“家庭煙草暴力”一詞進入人們視野。

  王英對記者說:“相比于家庭暴力、家庭冷暴力而言,吸煙者吐出的煙霧是一種突然襲來的濁氣暴力,違背了家人意志,嚴重傷害了家人身心,家人處于弱勢地位無可奈何地被迫聞煙,一人吸煙,全家受害。目前我國數以億計的家庭正在遭受著‘家庭煙草暴力’的侵害。‘家庭煙草暴力’現象正在肆意地傷害著國民的健康,這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其危害具有長遠性。”

  為此,她給中國疾控中心控煙辦、中國婦女聯合會、中國消費者協會等3家單位去信,希望得到支持。

  事實上,王英不是孤軍奮戰——2007年12月,在北京召開的中國控煙與履約高層研討會上,專家通過并簽署了題為“政府以身作則,共創無煙環境”倡議書,呼吁國家機關各部委帶頭禁煙,創建無煙辦公場所。

  尷尬的是,2008年11月22日,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締約方第三次會議上,中國得了“煙灰缸獎”。“獲獎”的原因是,“寧要漂亮的煙盒,不要公民的健康”。

  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煙草生產國和消費國,目前,約有煙民3.5億,占全球煙民的1/3,每年死于煙草相關疾病的人數達100萬。

  有關數據表明,目前,我國有5.4億不吸煙的人正在遭受二手煙的危害,其中15歲以下兒童有1.8億。衛生部“履約辦”統計表明,我國每年約10萬人死于與“聞煙”有關的疾病。

  談到禁煙工作何時能付諸實施?一些專家認為,短期禁煙不很明朗,因為,我國煙草制造業每年上繳的利稅約占全國稅收的10%。

 

我要評論
評論題目:
評論內容:
驗證碼
最新評論
在线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