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平臺   注:辦公平臺僅限于消費者協會系統內部使用。
登錄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消費者雜志  > 2010年  > 第04期  > 護理液 真是“護花使者”嗎?
第04期
護理液 真是“護花使者”嗎?
[字號:]
2010-05-06

   本刊記者 段梅紅 茹敬涵

 

  上世紀80年代,中國醫學科學院的一位教授在加拿大某大學醫學院研修,發現那里的醫生在做例行的婦科檢查時,為了防止外界病菌的進入,總會把一種與陰道內的pH值相一致的酸性保護液涂在醫療器具上。這一微乎其微的細節引發了這位教授的注意和思考。

  1993年,中國市場上誕生了第一個女性護理液產品——西妮5.5洗液。自那之后的近20年里,女性護理液的品牌不斷增加,并逐漸成為一個產業,使用護理液也成為很多女性的時尚選擇。

  潔爾陰護理液一句廣告語“難言之隱,一洗了之”更是家喻戶曉。果真如此嗎?

  女性愛美,更講究生活品質,每天都要清清爽爽地度過。

  一份來自網上的調查顯示:32%的女性經常使用護理洗液,其中25%的女性每天使用,58%的人至少每周使用1次;19%的女性經期不間斷使用;91%的人選擇中藥或植物型洗液。

  被眾多女性親密接觸的護理液不僅在中國熱賣,在許多國家也都是熱銷產品。據悉,僅美國就有約2000萬婦女經常使用保健洗液,在非洲和亞洲其他國家也很普遍。

  不過,最近來自國外的幾組調查數據,對熱賣的女性護理液產品不啻是個晴天霹靂:

  ——2009年11月,美國學者對848位已婚女性進行的調查發現:用陰道沖洗液沖洗陰道的婦女,其預期妊娠每月降低了30%,年輕者較年長者降低更為明顯。其原因可能是陰道的酸堿度和微生態環境發生改變,病原菌繁殖生長,導致某種疾病的發生,最終導致不育。

  ——據印度尼西亞醫生對599例產前婦女進行的調查發現,經常使用沖洗液進行陰道沖洗的婦女患性病的危險性反而增加,但在性生活后用清水沖洗陰道則沒有危險性。這項調查也證明,沖洗液破壞了陰道酸堿度,致病菌必然會急劇生長,致使性病感染率增加。而清水沒有改變陰道的酸堿度,故不會破壞陰道正常菌群。

  ——最近,國外學者分析了30年來有關婦女陰道沖洗的報道。結果發現,每周沖洗一次或一次以上者,可明顯增加盆腔感染的機會,中度增加宮外孕的危險,沖洗越頻繁,盆腔感染的危險性就越大。據《美國公共衛生雜志》報道,用陰道沖洗液的婦女比不用陰道沖洗液的婦女盆腔感染危險率增高了73%。

  ——另據最新研究顯示,陰道沖洗可能是引起輸卵管炎、盆腔炎、不孕癥和子宮外妊娠等婦科病的原因。經常做陰道沖洗的女性,發生宮外孕的危險性幾乎高出未沖洗者4倍。

 “私處”用品買賣好

  為了解女性護理液的相關情況,記者走訪了多家超市、藥店,發現這類產品種類繁多、琳瑯滿目。

  無論在超市還是在藥店,女性護理液都有專柜或銷售區域,雖有護理液、護理洗液、衛生護理液、護舒液等不同名稱,但均屬同類產品。有的品牌還有系列產品,有的則根據不同年齡劃分出少女型、成熟型、經期型等人群產品。記者還注意到,超市中的這類產品以“消”字號居多,藥店中則“消”字號、“藥”字號秋色平分。

  雖然包裝規格不盡相同,但產品價格多在10~30元左右。許多產品在包裝設計上都比較講究,有的則很人性化。比如潔爾陰、ABC的瓶身是倒置型的,使用時能很輕松地擠出液體;威露士、潔爾陰等品牌的瓶蓋均采用掀蓋式,這種設計比較衛生,也能讓使用者較好地把握擠出量;西妮的瓶蓋采用按壓式,出液孔也可以通過按壓隱藏起來,利于保存,加上瓶蓋中附壓上的密封膜,會讓購買者很有安全感。

  護理液的產品形態有稀如水狀的,有稠如乳狀的,也有半固體式的?喱狀,但質地或透明,或潤澤,親膚感極強,顏色則多為乳白、淡粉、淺褐,十分貼合女性的心理需求。

  外包裝上的文字說明多為相同相似的詞匯,大多是“清除污物,止癢去味”,“增加自身防病能力,保持外陰干爽潔凈”,“修復受損粘膜,保護外陰光滑潤澤、富有彈性”,“維護外生殖器清潔健康”。有一種護舒液的外包裝上還做了“建議每天使用”的提醒,并配有一次性陰道沖洗器及圖文并茂的使用說明。

  當記者以消費者身份進行咨詢時,超市和藥店的工作人員回答得都很一致:這類產品銷售挺好,并告訴記者什么情況用什么產品好。給人感覺還挺“專業”。

消費者評價迥異

  記者隨即采訪了幾位消費者,我們不妨聽聽她們的“私語”——

  章女士(售貨員):坐月子時我媽不讓我動水,所以我老覺得下面不干凈。過去講女人應該天天有個小洗,現在家家都有熱水器,洗澡很方便。過去我都用沐浴露,后來就用護理液,不說天天用吧,但肯定經常用。我沒覺得有什么不好。

  王女士(公司職員):你知道我們這些白領工作壓力特別大,體檢時不少同事都多多少少有點婦科炎癥,所以用護理液的人也特別多,覺得它能殺菌、消炎。我也用,不過我只在來月經的時候用,我覺得這樣可以洗掉月經帶來的異味。

  簡女士(全職太太):我老公說我有潔癖,也許是吧。每次和老公親熱后,我都使用陰道沖洗器,把自己里里外外沖洗干凈,不然心里就膈應。后來我發現市場上還有男性洗液,我就給老公也買了。我覺得清水洗不掉這個特殊部位的污垢和那些油性的東西。香皂雖然能洗掉,但不如護理液爽爽滑滑的舒服。

  韓女士(出版社編輯):幾年前我曾經得過一次陰道炎,下面癢得厲害。好姐妹私下跟我說,可能是那一陣太忙太累了,身體免疫力下降,病菌趁機而入。我覺得有道理,就到超市里買了當時廣告很火的一種護理液,洗澡的時候洗一洗。可用了幾天也沒效果,最后連帶著愛人都不舒服。我趕緊去了醫院,醫生檢查后說是陰道炎,給我開了藥,用了幾天就好了。當時,大夫特別囑咐我不可亂用護理液,否則對身體和治療都不利,還說只要用清水洗就可以了。從那以后,我再也沒用過。

  王小姐(幼兒園老師): 我從小在姑姑家長大,姑姑的話我都聽,她是醫生,在我買了第一瓶護理液后她就使勁勸我,說女人的私處是最嬌嫩的地方,一定要好好愛護,市場上那些護理液,有植物的,有藥物的,誰知道里面都有什么東西,萬萬不可隨便用。所以,盡管我身邊有很多朋友都用,但我一直沒用。

……

  在采訪中,記者還了解到幾例因使用護理液帶來大麻煩的事例——

  為了祛除私處的不適,藍藍接受了閨中好友的建議,買了一種護理液,用后果然舒服。愛上護理液后,藍藍開始頻繁使用。但過了一段時間,藍藍發現原先的不適開始加重,白帶也越來越多。到醫院一看,醫生說她患了陰道炎。藍藍怎么也不明白,護理液不是能預防婦科病嗎,怎么用了反倒病了呢?

  林小姐也是在朋友建議下使用護理液的,而且還買了噴射裝的洗液,用于清洗內陰道。一日淋浴時,林小姐剛用完護理液,突然感到陰道內突發“像被火燒一樣難耐”的疼痛。她被緊急送到醫院,醫生檢查后發現她患了急性子宮內膜炎。醫生解釋說,由于她此時正處于生理的排卵期,宮頸管處于開放狀態,洗液通過開放的宮頸管進入到子宮內膜處,引起子宮內膜環境改變,最終引發炎癥。

  最近,護理液竟然殃及了一位男士。25歲的歐陽先生因為睪丸部位不適,皮膚上還長出紅點點,就去藥店買藥。藥店老板賣給他一種女性用的清洗藥水。用后沒幾個小時,睪丸處皮膚竟像火燒一樣痛。醫生告訴他“用錯了藥”。原來,這位歐陽先生曾被診斷患有前列腺炎,這種病本身會引起睪丸疼痛,洗液根本不能治療前列腺炎。其次,一般女性洗液需要稀釋使用,如果直接將濃縮的洗液倒在皮膚上,可能會灼傷皮膚。

 

專家提示:不建議使用

  女性護理液到底該不該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王教授,從女性的生理結構和生理特點分析后說“原則上不建議使用”。

  王教授認為,女性的私密處是個特殊而又“害羞”的部位。說它特殊,是因為女性特殊的生理結構,陰道與尿道、肛門為鄰,尿液、糞便的刺激易使細菌肆虐。說它“害羞”,是因為女性的生殖器官都“躲”在身體內部,卻又是“開放型”的,均與外界相通,細菌可以“長驅直入”。

  然而,我們的身體又是一個精密的“儀器”,具有獨特的“自然防御功能”。王教授解釋說:“女性的私處從外到內有五六道天然屏障。”比如,兩側大陰唇自然合攏,遮蓋陰道、尿道;陰道口閉合,陰道前后壁緊貼,可防止外界污染;陰道上皮細胞在雌激素的影響下變厚,增加對病原體的抵抗力,其所含糖原可在陰道內乳酸桿菌的作用下分解為乳酸,維持陰道正常的酸堿度;內部宮頸分泌的黏液形成黏液栓,堵塞宮頸管。“因此,健康女性是具有一定的防病能力的。”

  “但是,現在婦科病確實越來越多了。”究其原因,一是現在的婦科手術比過去多了,比如人流,這樣就增加了感染的機會;二是生活習慣的問題。比如現在很多女性衣服穿得少穿得緊,加上有些內衣的尼龍、化纖類面料透氣性差,私密處長時間處于潮濕溫暖的環境,給病原生物的生長繁殖提供了合適機會;三是現在人們坐的時間過久,特別是從事案頭工作的女性,上班坐著,回家又是軟椅、沙發,路上又可能開車,私密處總處于被擠壓的狀態,空氣流通差,散熱難,為霉菌生長創造了條件;四是干擾過度,有人認為陰道越干凈人越健康,很多人都使用護理液清洗,還有人認為,治療陰道炎等婦科病癥,加倍用藥效果好,這都屬于干擾過度。

  王教授說,女性陰道是一個有菌環境。正常情況下,陰道中各類細菌相互制約又共同生存,成為正常菌群,不會引起疾病。陰道內有一種“土著菌”——乳酸桿菌,其菌落總數占陰道內細菌總數的80%左右,同時還有其他一些與陰道共棲共生的微生物。如果陰道內真的能被洗得干干凈凈呈無菌狀態,那陰道內的營養和空間就給任何一種致病微生物提供了入侵機會。乳酸桿菌是“定植菌”,它有非常重要的功能,當陰道的pH值保持在3.5~4.5之間時就會形成天然保護,其他細菌在乳酸桿菌的強大力量面前就無法“興風作浪”,這一特定環境內的健康平衡就會得到有效維護。“這就是女性自身的自潔作用。醫學上也常以陰道分泌物中乳酸桿菌的數量來確定陰道的清潔度及判斷陰道自潔功能的好與壞。”如果長期、頻繁地使用護理用品,就會破壞乳酸桿菌形成的保護膜,在帶走致病菌的同時也會帶走好的菌群,導致女性自我保護功能的降低甚至喪失。“就如同森林,一旦被毀再恢復是很難的。這就是為什么某些人得了一次炎癥反反復復總不好的原因,因為陰道內的生態平衡被打破了。”

  陰道炎是常見的婦科疾病,不少女性使用護理液清洗甚至陰道沖洗就是為了消炎殺菌來防治陰道炎。其實,這反倒可能引發陰道炎。比如念珠菌適合在酸性環境下生長,使用護理液在某種意義上等于為念珠菌的生長起了“清道”作用。王教授就曾在臨床上接待過很多在使用了護理液后反而長出念珠菌的病人。還有些女性在出現陰道炎癥狀時,不是去醫院就診,而是自動主張使用洗液,結果導致情況更糟。

  王教授指出:“治療陰道炎多用酸性藥物,因為太多的細菌是不抗酸的,所以治療時多采取先殺滅、后補充的辦法。”也就是先有針對性地使用藥物抑制和殺滅致病菌,然后再使用一些制劑補充乳酸桿菌,以此來改善陰道菌群的失衡狀態。“但單純的念珠菌陰道炎是不一樣的,因為念珠菌的一個特殊之處就在于,它在強酸環境和堿性環境下都可以被殺滅,所以既可以用更酸的藥物,也可以用堿性藥物。臨床上治療念珠菌一般是用堿性藥物。但用堿性藥物,有可能對其他菌群有影響,因此治療陰道炎一定要遵醫囑。”

  王教授對女性朋友們提出了以下幾點消費提示。首先,原則上不建議使用,尤其不建議使用內置產品,因為有的內置產品是浸過消毒液的。其次女性每日應講衛生,要洗一次外陰,最好是流動的清水,可以使用弱酸性的浴液或香皂,以洗凈分泌物。第三,不要使用太燙的水,因為外陰的皮膚非常嬌嫩。第四,有的女性使用護理液不單純是出于衛生需要,而是出于對性生活追求美滿而使用潤滑劑,潤滑劑中附帶了不少功能,如消毒殺菌、避孕殺精等,很多消費者在選擇產品時誤以為功能越多越好,花錢合算。其實,如果使用潤滑劑最好選擇具有單一潤滑功能、酸度與陰道相一致的產品。“總之,以保持身體自然狀態為好,充分利用身體的自凈作用。”

  之后,記者又采訪了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主任醫師沈雁英。記者發現,兩位專家針對女性護理液的回答竟如出一轍,她對女同胞們的提示也是“不主張使用”。

  沈院長還特別告訴記者,避免陰道菌群失調是每個女性的必修課,因此使用護理液要牢記一個原則,即“能不用最好不用”。

  那什么時候用呢?沈院長說,比如出差、外出游玩,無條件淋浴時,或所住的地方都是馬桶,出于衛生,可以使用一下,但也是偶爾為之,而且要選用品牌產品。

  沈院長還對國內企業提出建議。由于護理液是從國外引入中國的,在產品的生產上不可避免地會“模仿”國外產品。“雖然中國人與外國人都是人類,但由于種族不同,內分泌和激素的分泌水平可能會有不同,同樣的化學劑在使用時可能會因此出現差異。因此,建議企業多研究和生產符合中國女性生理特點的產品。”

 

國家標準尚為空白

  專家的提示提醒了記者,于是記者再次走進市場。

  記者發現,大多數護理液產品都有pH值的標注,只是pH值的標注數值有所不同,低的3.5,高的5,也有的是在兩個數字間加了破折號的中間值,如4~5,還有的沒有具體數值,只有“弱酸性”三個字。而香皂無一標注,浴液只看到了一種,產品名稱也是“私處沐浴露”,pH值為4~5。

  記者在藥店注意到,像潔爾陰這樣的護理液是擺放在“外用藥”的“非處方藥”柜臺里的,而幾種帶“消”字號的護理液擺放在旁邊的貨架上,但外包裝的“成分”一欄里卻是苦參、地膚子、冰片、薄荷腦、蛇床子、百部、蘄艾葉等中藥,而在“功效”一欄中也注明“能殺滅金黃葡萄球菌、白色念珠菌、大腸桿菌等致病菌”,有的還提示消費者“用于外陰和陰道的清洗抗菌”。記者還注意到,在貨架下方的柜臺里,某些陰滑品也聲稱具有清潔功能。

  記者在某著名藥店采訪到了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藥師,她退休后又被返聘回藥店工作。唐女士認為女性護理液的問題“早就該說說了。”她說,在藥店里很多工作人員都是企業的促銷員,胸前掛個“藥師”的上崗證,那不過是“給題、交錢、拿證”的冒牌者,根本不懂藥品知識,只想著提成。“我不愿那么做,所以我的藥師證只放在口袋里,不愿掛出來,我憑良心賣藥。”

  唐女士告訴記者:“現在的商業宣傳太厲害了,很多人都是追著廣告來的,還說‘廣告不是說洗洗更健康’嗎。”

  記者問:“買之前向您咨詢的消費者多嗎?比如pH值、酸堿度什么的?”

唐女士搖搖頭,一臉無奈。“很少。這樣的問題普通消費者可能根本就不懂,或根本就不知道有這回事。遇到這樣的顧客,我總是主動問,為什么要買啊,是什么樣的不舒服啊,看過醫生沒有啊?”

  正說著,一位50歲上下的女士拎著大包小包氣喘吁吁走進來,問唐女士“哪種洗液不錯?”唐女士問她怎么了。女士回答,她是替人買的,那人不好意思來。

  “是怎么個不舒服啊?”唐女士問。

  “大概……就是陰道炎吧。”拎包女士有些含糊。

  唐女士開始和拎包女士小聲交談。過了一會兒,拎包女士拿出手機小聲地勸對方:“我覺得人家說得挺有道理的,你還是先到醫院看看吧,別瞎用!”

  對方顯然也接受了,拎包女士為自己買了一盒“扶他林”走了。

  看著拎包女士轉身離去,唐女士向記者莞爾一笑。“其實,我覺得消費者并不是為了趕時髦或圖省事,他們只是不了解專業知識,生活中又躲不開廣告宣傳。只要跟她們講清楚其中的道理,她們都很聽勸的。”

  “在您接待的消費者中有多少這樣聽勸的人?”

  “差不多有三分之二吧。”

  市場情況如此,那么對于護理產品和清洗產品的pH值標注問題,國家有沒有標準或規定呢?記者就此問題向北京市某質量監督檢驗站進行了咨詢,一位姓杜的女士告訴記者:“國家標準委對于香皂、沐浴露等產品都有關于酸堿度的相關規定,但該標準沒有要求必須在外包裝上標出。而就女性護理液產品,到目前為止,我沒有看到專門針對這類產品的國家標準。”

  既然沒有專門的產品標準,那么護理液產品的檢測依據是什么呢?杜女士說:“委托方會給我們一些相關資料,由他們提出檢測方法。”對于檢測情況,杜女士表示,“我們是技術服務部門,客戶要求對外保密,所以不能公布數據。哪些產品進行了檢測、哪些沒有檢測、檢測結果如何,我們都不能透露。”

  記者在某女性護理液產品包裝上看到“GB15979”的字樣。GB15979-1995《一次性衛生用品衛生標準》于1996年發布,由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提出,上海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負責起草。記者采訪了該標準的主要起草人、上海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沈偉。據沈偉介紹,《一次性衛生用品衛生標準》不是針對女性護理液的專項標準,只適用于部分產品。而具體到產品是否符合該標準也要經過科學檢測,因為企業執行標準并不代表產品就一定符合標準。“目前,我國還沒有專門用于規范女性護理液的國家標準。”

  護理液“文號”暗含玄機

  2009年8月,廣東省衛生監督所在市場監督抽檢中發現17種消毒產品標簽說明書不合格,存在虛假夸大、明示或暗示對疾病的治療作用和效果,違反《消毒管理辦法》、《消毒產品標簽說明書管理規范》的規定。這其中就包括婦陰潔抑菌洗液。

  2009年,北京市衛生部門查處了一大批在藥店等流通領域中經營的不合格消毒產品。據衛生監督執法人員介紹,目前市場上的部分非消毒產品擅自標識“消”字號,以消毒產品名義宣傳療效,冒充藥品,欺騙和誤導消費者,還有部分消毒產品存在虛假和夸大宣傳,誤導消費者。10月,北京市衛生局曝光了67種違規消毒品,其中有數種女性護理液產品,潔爾陰、婦炎潔這樣的名牌產品也榜上有名。

  既然沒有護理液的國家標準和檢測結果,那么護理液的包裝標簽和說明書就是消費者選擇產品的主要借鑒了。

  女性護理液中有“妝”字號、“消”字號和“藥”字號。按照國家規定,只有藥品才能有治療疾病的作用,任何標有“消”字號或其他“健用字號”等產品均不具備治療疾病的作用或功效。同時,消毒產品不得在包裝標簽或說明書中出現或暗示對疾病治療效果的宣傳,不得出現疾病的名稱。宣揚或暗示能夠治療皮膚病、婦科疾病、性病等疾病的消毒產品均屬虛假宣傳。

  《廣告法》對廣告的內容提出了諸多基本要求。比如廣告中“不得使用國家級、最高級、最佳等用語”;第十條規定:“廣告使用數據、統計資料、調查結果、文摘、引用語,應當真實、準確,并表明出處”;第十四條規定:藥品、醫療器械廣告“不得含有不科學的表示功效的斷言或者保證的”,“不得說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

  但是,違反上述規定的護理液幾乎堂而皇之地占據了市場主流,例如——

  批準文號為“粵衛消備字”的“嬌妍”女性護理液在“產品功效”中聲稱,其產品能“令陰道保持pH值為4的酸度,抑制引致各種婦科疾病的細菌生長,防止和預防各種婦科病的發生,是女性健康護理的最佳用品”。

  “粵消證字”婦科花紅洗液自稱,“產品功效”是“用于女性細菌性、霉菌性和滴蟲性陰道炎、外陰炎以及性病的預防和殺菌消毒”,其主要成分“具有高效、非選擇性殺菌等特點,對包括細菌、真菌、病毒、滴蟲在內的多種微生物如金黃色葡萄球菌、大腸桿菌、淋病雙球菌、白色念珠菌、梅毒螺旋體、艾滋病毒等均有良好殺滅作用”。

  “贛衛消證字”的婦炎潔則自我標榜,“能夠快速抑殺金黃色葡萄球菌、霉菌、綠膿桿菌等致病微生物,適合于細菌性、滴蟲性、霉菌性以及混合性婦科陰道感染”,適用范圍是“用于女性陰道炎、外陰炎、男性龜頭炎、包皮炎、陰部濕疹、肛門、生殖器疣、外陰潰瘍、女性白帶異常等癥狀的皮膚黏膜消毒。”

  “粵衛消備字”施爾潔護理液,在其“特點與功效”中吹噓:“本品3分鐘內對金黃色葡萄球菌、大腸桿菌、白色念珠菌等殺滅率達99.9%以上,同時持續抗菌達72小時以上”。

  “豫衛消證字”膚陰潔洗液稱,該產品“適用于婦女陰部細菌性、真菌性感染部位的殺菌消毒,是婦科消毒必備佳品”,而且還“適用于刀傷、燙傷、痔瘡、外陰瘙癢等的局部黏膜,皮膚清潔、消毒”。

  不難看出,上述產品不僅有“最佳”,有“疾病名稱”,更有“治愈率”。可見,這些“消”字號的產品儼然已經成了藥品。能除菌,能治病,這對消費者而言無疑是極具誘惑力的。

  其實,“消”字號產品與“藥”字號產品是完全不同的兩類產品。

  每個上市的藥品都有一個藥準字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審批一個國藥準字號通常需要一年以上,新藥則需更長時間,一般需要3~5年,并需經各級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和藥品評審專家嚴格審評符合要求方可批準。這期間需要做大量產品質量穩定性考察,藥效實驗、病理實驗、毒副安全實驗及大量臨床實驗,因而費用相當昂貴,報批一個新藥一般要上百萬元甚至更多。

  “消”字號產品的申報程序是由申報單位向所在地省級衛生行政部門提出申請,經省級衛生行政部門審批即可。換句話說,“消”字號產品從報批到生產的各個環節都不及“藥”準字產品嚴格。因為,“消”字號產品不是藥品,不具備任何療效,也因此最容易申請。

  但是,究竟有多少消費者能在選擇護理液的時候去注意產品的批準文號?能真正分清“藥”字號與“消”字號的區別?很多企業就是利用了消費者這一弱點,大力推出“消”字號女性護理液來“忽悠”女同胞們。加上超市、藥店的導購員、促銷員往往總會迎合消費者的心理需要,也使得越來越多的“消”字號產品被堂而皇之冒充“藥”品賣出去了。

  對于“消”字號產品大量充斥“藥”準字產品的問題,國家衛生部早在2005年5月就出臺了《衛生部關于消毒產品標簽說明書管理規范》和《衛生部關于調整消毒產品監管與衛生許可范圍的通知》。文件規定,自2006年1月1日起,專用于人體特定部位的抗(抑)菌制劑衛生行政部門不再納入消毒產品進行受理、審批和監管,同時對已獲衛生用品備案憑證的該類產品不得再以消毒產品的名義銷售。這正好能解釋為什么我們在市場上看到的“消”字號護理液的批準文號都是2002年、2003年、2004年和2005年的,并且我們還看到了“妝”字號護理液,而“妝”字號也只需省級審批即可。

  2009年10月,北京市衛生局在曝光67種違規消毒品之后發布了健康消費警示,提醒消費者在購買消毒品時要看清批準文號,不要被產品的虛假宣傳誤導。

  曾經有個叫芝嘉哥的畫家畫過一幅畫,淡藍淡粉的花瓣一瓣一瓣極有韻律地向兩邊輻射狀開放。畫的名字叫《花》,畫的是女性的私處。因此,女性的私處常被比喻成花蕾,是女性的一座私密花園。花的嬌柔正契合了女性私處的嬌嫩,這也更需要我們給予她特別的關愛。

  看了專家們的建議,親愛的讀者您還想盲目地尋找“護花使者”嗎?

 

 

我要評論
評論題目:
評論內容:
驗證碼
最新評論
在线黄色网站